直言压力山大,专访任泽松

  ⊙本报记者 丁宁

图片 1
  任泽松,清华大学硕士,曾任毕马威华振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员、北京源乐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研究员、中邮创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行业研究员、中邮核心成长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助理、中邮战略新兴产业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助理,现任投资部总经理助理兼中邮战略新兴产�

摘要:中邮基金和公募新一哥任泽松的光环,正在褪去。
2016年公募基金二季报近日全部发布完毕,在公募基金整体盈利767.30亿元、77家基金公司在二季度实现扭亏为盈的大背景下,中邮基金连续两个季度亏损,上半年累计亏损77.59亿元,成为上半年亏损金额最高的基金公…

  80后,首次履新基金经理,就成为年度股基冠军,对于任泽松来说,幸福来得太突然。

  打破基金排名魔咒的80后基金经理任泽松

  中邮基金和公募新一哥任泽松的光环,正在褪去。

  面对接踵而至的“新一哥”封号,任泽松直言“压力山大”。

  中国基金报记者 付建利

  2016年公募基金二季报近日全部发布完毕,在公募基金整体盈利767.30亿元、77家基金公司在二季度实现扭亏为盈的大背景下,中邮基金连续两个季度亏损,上半年累计亏损77.59亿元,成为上半年亏损金额最高的基金公司。而被冠以公募新一哥的中邮基金明星基金经理任泽松,其管理的偏股型基金,在二季度收益全部为负。

  “短期排名只是个游戏,有很大偶然性,大家别太认真。公募要给投资人赚钱,要看长期,3-5年比较客观。”任泽松戏说:“‘一哥’,只是个传说。”

  他是标准的80后,却连续夺取了2013年和2014上半年的公募基金业绩之冠,打破了公募基金“前一年牛后一年熊”的魔咒。这位清华大学生物科学与技术系硕士,年纪轻轻就名动资管江湖。

  四年前,中邮基金总经理周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在市场比较活跃的情况下,中邮的所有基金业绩排名都不应该在后1/4,如果谁的基金连续三个月在后1/4,基金经理就要休息,要调整自己的投资思维和方法。

  与投资时的凌厉不同,平日里的任泽松很谦逊,甚至有些腼腆。

  他一身休闲装坐在中国基金报记者面前,对于外界的质疑,有时候显得满不在乎,有时候似乎又余怒未消:“有人说我集中持股是赌性十足,难道集中持股就是风险大,分散投资就没有风险?”

  但数据显示,上半年中邮基金多只基金的业绩排名位于同类后1/4处,时代周报记者就此向中邮市场部人士询问周克,是否有要求相关基金经理作调整,但截至发稿,该人士以领导还未回复为由,没有给出答复。不过,时代周报记者从中邮员工处了解到,并没有相关基金经理被要求“停一停”,该员工还援引了周克曾经的一句“是雄鹰就会有飞翔的心,我们要做的不是缚住他的翅膀,而是提供一片广阔的天空”作为佐证,认为中邮注重的还是长期的业绩表现。

  “很多基金经理能力比我强,只是变数太多。自己管理的基金规模小,操作相对容易。”任泽松坦言,希望自己能够赢在长跑,也希望基民能够出于长期投资的理念而非单纯做波段来投资他的基金。

  当上“一哥”给他的生活带来了什么影响?他说:“我还是我,生活照旧。”

  中邮基金在业内是个特别的存在。牛市时规模大增、喜欢重仓、投资工作室的运作方式、登陆新三板……这些都让中邮基金充满话题性。然而这份独特,是否真的能够铸成一家优秀的基金公司。

  从之前的切水果、愤怒的小鸟,到现在的天天爱消除、天天酷跑,任泽松对热门手游均有涉猎。年轻,代表对新生事物的天然接纳,同时也意味着对牛熊转换缺乏市场体验的经验短板。这是市场对年轻基金经理业绩持续性的最大质疑。

  他就是中邮战略新兴产业基金的基金经理任泽松,他管理的基金2013年净值增长80.38%,2014年上半年又增长39.42%,连夺同类产品业绩冠军。

  回不去的净值

  他告诉记者,作为新人,确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

  盛名之下,任泽松也承受着质疑:过于集中持有前十大重仓股,重仓创业板股票,年轻且没有经历过牛熊转换锻炼,运气太好,等等。对于这些问题,这位对科幻小说《三体》尤为推崇的基金经理,会如何回应呢?

  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中邮基金亏损1.70亿元,而今年一季度其亏损金额为75.89亿元。

  “总结去年投资缺失,有一点就是对企业的成长空间把握还要提升,一些好票没拿到高峰。”任泽松表示。

  我一般是长期持有,但并非意味着死守不动

  相对2015
年末,今年上半年公募基金行业整体基金份额和资产净值分别萎缩0.2%和5.13%,剔除新基金发行因素,两项数据分别为-6.76%和-6.69%,表明2016年上半年基金净值损失背景下遭遇较大的赎回压力。

  不过,对于80后的标签,任泽松显得很平和。“年轻是客观事实,这个问题决定权在我母亲,我改变不了;我能做的就是埋首学习,敬畏市场,历练成一个真正有底蕴的基金经理”。

  中国基金报:风水轮流转,上一年度公募冠军往往下一年就栽得很厉害,而你去年夺得了公募基金业绩排名年度冠军,今年上半年又是第一,你是如何打破这个魔咒的?你今年上半年重仓的主要是哪些品种?

  时代周报记者整理发现,货币型基金的大量赎回和权益类基金净值下跌严重是导致中邮基金上半年亏损的主要原因。与2015年年末相比,今年上半年中邮旗下基金总份额共减少32.07亿份,但除了货币市场型基金份额减少54.14亿份外,其他类型基金的份额均有所增加,其中偏股混合型基金增加了5.19亿份;资产净值方面,今年上半年共减少100.13亿元,其中货币市场型基金基金资产净值减少54.14亿元,而偏股混合型基金资产净值减少66.61亿元。

  “其实80后也已经不算年轻了,”任泽松话锋一转:“我认识一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也是个80后,很正常。”

  任泽松:今年我买的主要是软件和医药。硬件这块渗透率的高峰期已经过了,行业过了高增长期之后,毛利率不断在下降,比如触摸屏价格战打得很厉害。

  2016年上半年,大盘大幅深跌之后震荡,整体行情低迷,截至半年末,上证综指下跌17.22%,沪深300下跌15.47%。偏股型基金几乎全军覆没,净值大幅下跌,中邮旗下基金也未能幸免。

  除了年轻,他的投资风格也备受关注。

  我一般是长期持有,很少参与短期的主题概念炒作,基本上选一个股票就准备拿三到五年,看这家公司三到五年内的增长有没有问题,所以,我的换手率很低,今年上半年我就没怎么换仓。

  根据同花顺iFinD分类,中邮旗下共有16只偏股型基金,其中除2只属于今年新发基金,其他14只中有8只上半年回报排名处于同类1198只基金中的后1/6处,中邮核心优选混合和中邮核心主题混合甚至分别以-21.62%和-29.3%的回报分别位列第1112、第1186。其他类型的基金中,中邮信息产业灵活配置混合和中邮多策略灵活配置混合的回报率均在71只同类产品中排在后十位。

  “对于成长股的偏好、对于重仓股的激进持有,成就了去年的领先;但有没有想过,哪天市场风格突然不适合你的投资偏好了,该怎么办?”记者问。

  但长期持有也并非意味着死守不动,今年一季度我也找了一些新的投资标的,对中邮战略新兴产业基金组合贡献很大的几只股票就是我从一季度新上市的46家公司中选出来的。我们也会不停地去找新的投资标的,包括新股中业绩不错的,也会主动去调研。对于组合里相对不好的品种,一旦有了更好的目标,我也会把它换掉。

  而周克当年回应中邮核心成长混合净值不能超过0.8元,以避免投资者大规模赎回一事时,那句著名的“但凡我还有一口气在,我就一定要把投资者的钱赚回来”,也仍是一句“空头支票”。截至7月29日,中邮核心成长混合的净值为0.79元,今年以来总回报为-19.87%,在同类1198只产品中排在第1010位。自2007年8月17日成立以来,总回报率为-20.63%。成立近9年,仍未把“投资者的钱赚回来”。

  这次任泽松没有马上回答。想了一会儿,他说“向市场学习,敬畏他。”

  我只是寻找我看好的公司,管它在哪个板上市

  激进投资风格扬名

  他说,转型大幕已启。除非转型失败,否则他的投资风格应该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我对本届政府很有信心,相信转型能成功”。

  中国基金报:你的风格是高度集中持股,作为一位职业投资人,你是如何给持有人分散风险、做好资产配置的?

  业内谈起中邮基金,总绕不开其“激进”的投资风格,不论牛市熊市,总是维持着较高的仓位,因此在市场不好时,其权益类产品很难表现出色。

  想起马云[微博]与王健林打赌时说,如果他输了,一代年轻人就输了。尽管一个微观人的投资命运,无关乎大局;但忍不住好奇,任泽松的“偏执”,会有一个什么样的“未来”?

  任泽松:我的风格就是“自下而上、精选个股、集中仓位、长期持有”。我为什么敢集中持股?肯定是因为我对这些公司经过了深入调研和详细了解,有了十足的把握,我相信它们是我能够从市场上找到的最好的投资标的,然后我才会去集中持有,并且我的重仓股每个月至少会去调研一次。因此,我对风险的控制是通过长期跟踪和调研去把控的。基金法有“双十”的规定,我买的股票都符合规定,我是尽最大努力把业绩做到最好。

  中国的资本市场不成熟,公募基金持有人也不成熟,导致基金业存在这么一个怪圈:容易做大规模的时候都是过热的时候。然而,中邮基金正是这个“怪圈”的受益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