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有内幕交易案件在查,公私募两大佬出面辟谣

  2013年底传出一批被调查的基金经理名单,包括汇添富基金苏竞、汇丰晋信基金[微博]林彤彤、原易方达副总陈志民等。

  量刑焦点

  与此同时,肖钢还大幅扩编稽查人员,新增了600名稽查执法人员,实现全系统稽查执法队伍在现有基础上翻一番。这些新增人员进入6个证券期货交易所与中证登公司以及沪深支队等相关执法部门。

  八个月后,2月21日下午三点,在深圳南山区深云路10号,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马乐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案。

  一位法律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二审高院的判决结果就是二审结果,即时生效,但是高级检察院有权提出再审抗诉。如果高级法院认为中级法院判决有明显问题也可以不做出二审,直接发回中级法院重审。

  一则微信引发传言

  深圳检方宣读的报告中提到,马乐在2011年3月9日至2013年6月20日担任博时精选基金经理期间,利用金晶、严维进、严晓雯三个账户先于、同期或晚于博时精选基金,对多只股票进行买卖操作,非法获利,符合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

  刘瑞

  徐翔被调查的传闻传出后,投资圈第一个反应就是,“肖主席这次是要打大老虎了。”在肖钢去年初上任证监会主席后,打击内幕交易成为证监会关注的一大重点。就在几天之前,证监会刚刚公布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老鼠仓”的细节,博时基金原基金经理马乐“老鼠仓”,涉案金额达10亿元,获利1800余万,持续近26个月,涉及“老鼠仓”交易股票76只。

  据马乐本人陈述,2013年5月底,因椎间盘突出,被病痛折磨,不得以才在5月底赴美就医。5月31日,马乐在美国接到公司监察稽核部的电话,被告知证监会[微博]需要马乐协助调查。

  4月4日,深圳市检察院通过官方微博表示:从目前情况看,由我院提起公诉的原博时基金经理马乐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一案,已经法院做出一审判决。我院经审查认为该判决量刑明显不当,今日,我院依法对该判决提出抗诉。

  在博时基金前基金经理马乐“老鼠仓”案情公布后,业内盛传证监会正在查处一起更大规模的基金“老鼠仓”,涉案人员名气、金额将远超马乐。目前,被传牵涉其中的私募基金经理徐翔、汇丰晋信基金公司已经出面辟谣。

  记者发现,近几年来内幕交易案件的发现,主要途径有两条。一是来自于交易所大数据监察系统,一是来自于证监会系统稽查队。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监管层抽调了一支强大的稽查队伍进行检查,各个辖区根据基金公司的数量,按照一定比例,在一定时间内选择一些基金公司进行突击式现场检查。目前,上海证监局和深圳证监局的突击检查已经开始,现场检查的重心是严查老鼠仓和内幕交易。

  本版撰文/本报记者 范辉

  下午三点,穿着灰色看守所服的马乐被押进审判庭。在整个庭审过程中,马乐的话并不多,情绪也相对平稳。他偶尔探着头,盯着左上方的资料显示屏幕。在辩护律师提到其家人的时候,马乐流泪并表示认罪,希望得到公众的谅解,以后正确地发挥自己的才智。

  2011年,原光大保德信基金经理许春茂老鼠仓涉案金额9500万元,非法获利209万元,上海当地法院认为许春茂主动到证监会上海稽查局接受调查,并如实向公安机关交代犯罪事实,确有认罪悔罪表现,因此作出判处缓刑的判决。最终判决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

  新闻链接

  深圳人民检察院回应理财周报记者,2013年已经提起公诉的内幕交易案件仅马乐一个。由于系统升级,2014年的拟公诉案件目前尚未能查询。

  根据刑法第一百八十条规定,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

  公开资料显示,自2008年上投摩根原基金经理唐建首度因基金“老鼠仓”遭到处罚以来,已先后有南方基金原基金经理王黎敏、融通基金原基金经理张野、景顺长城原基金经理涂强、长城基金原基金经理刘海、长城基金原基金经理韩刚、国海富兰克林原基金经理黄林、光大保德信原基金经理投资总监许春茂、交银施罗德原基金经理投委会主席李旭利、交银施罗德原基金经理郑拓以及近期博时基金原基金经理马乐、招商基金原副总经理杨奕的“老鼠仓”事件被监管部门披露。其中韩刚、许春茂、郑拓和李旭利因此而获刑。

  对于一般刑事案件,公安机关侦查取证完毕,确认案件细节后,向检察院申请批捕当事人。检察院根据案件审议是否提起公诉,再由法院宣判,完成公检法整个流程。

  马乐证词显示,2013年5月31日,在美国就医的马乐接到公司监察稽核部的电话,被告知证监会[微博]需要马乐协助调查。6月1日,马乐回国,并主动联系博时基金监察部门。次日,马乐联系深圳证监局如实交代股票操作情况。7月17日,马乐主动到深圳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投案。马乐从接受调查到移交法庭审判,不过8个月的时间。

  而徐翔被卷入其中,称得上是“人红是非多”。1976年出生的徐翔有着“私募一哥”的称呼,掌管着上海泽熙投资。他被称为游资首领、浙江涨停板敢死队总舵主。2011-2013年股票策略对冲基金三年期收益排行榜上,泽熙投资表现优异,前十名中占据五席,旗下产品“山东信托-泽熙3期”和“华润信托-泽熙1号”分别以105.71%和94.26%的收益高居榜眼和探花位置。

  证监会主席肖钢在2013年会议中曾提到,证监会党委决定新增600名稽查执法人员,实现全系统稽查执法队伍翻一番。

  金融反腐愈演愈烈,从业人员已经草木皆兵,此时马乐的二审审判结果或有杀一儆百的意味。

  两位“大佬”被牵涉其中

  记者发现,林彤彤早在三年前就被怀疑与一单内幕交易案有瓜葛。

  接近权威消息人士处获悉,深圳市检察院对一审提出抗诉,深圳市检察院的抗诉如果得到广东省检察院支持,就可在广东省高院二审,如今从结果看,广东省检察院支持深圳检察院的抗诉。

  自徐翔成名之后,尤其是他2009年成立泽熙投资之后,他被调查的传闻就一直不断。2011年,当时市场传闻徐翔被调查,涉嫌操纵股价,结果导致泽熙重仓的股票纷纷大跌。常年不和媒体打交道保持神秘感的徐翔最后也不得不现身,证明自己没有被调查。

  在深南大道深交所新楼不远处的CBD,驻扎着证监会稽查总队的一支分队。这支稽查队伍在某栋商务大厦租用了一层楼,用于办公,行事低调,与福田区笋岗西路体育大厦的深圳证监局相对独立。

  李旭利案是唯一提起上诉的。李旭利老鼠仓成交金额为5226万元,获利总额约1071.6万元,一审被判有期徒刑4年。后李旭利上诉,2013年10月二审结果宣布,仍被判有期徒刑4年。

  徐翔是宁波人,自称1993年的时候就进入股市,当时还是个高中生,就用家里的几万块钱炒股。18岁那年,他家人同意他放弃高考,专心投资。到20世纪90年代末期,他已经成为了市场大名鼎鼎的“宁波涨停板敢死队”的一员。

  仍有案件在侦查

  “无论是成交金额,抑或非法所得,马乐案在老鼠仓案件中均刷新老鼠仓记录,对于马乐案的量刑不足以威慑同行,容易让资产管理行业从业人员认为对于法律对老鼠仓持纵容态度,这对打击老鼠仓非常不利。”深圳一位法律人士表示。

  此前披露的查处案例中,从事“老鼠仓”交易时间最长的为许春茂案,共14个月,最短的为李旭利案,不足4个月;交易金额和盈利金额最多的均为李旭利案,分别为1亿余元和1071万余元;涉嫌“老鼠仓”交易股票数量最多的是许春茂案,共68只。马乐案则全面刷新了这些“纪录”,是截至目前资本市场中已被查处的最大“硕鼠”。而市场传言中正在被查处的“大老鼠”到底有无其事,如有的话到底是谁,还需拭目以待。

  2月底,深圳寒风凛冽,南风带来的湿冷更添阵阵阴寒。深圳福田区侨香路3010号,公安局经济侦查支队门口,时不时有几个从外地赶来的便衣刑警手持证件,进入协助办案。

  二审开启

  肖钢此前撰文称,要针对操纵市场、内幕交易、“老鼠仓”等重大违法行为相应制定实体性认定办法,在司法解释和司法政策方面,需要尽快修订虚假陈述民事赔偿司法解释。抓紧制定内幕交易、市场操纵民事赔偿司法解释和虚假陈述、市场操纵、“老鼠仓”刑事司法解释。而在《人民日报》发布的署名文章中,肖钢则表示,坚决查处欺诈发行、违法披露、内幕交易、操纵市场、“老鼠仓”等严重损害中小投资者利益的违法行为,提高违法违规成本。

  2013年7月27日,博时基金[微博]马乐曾到这个地点认罪自首,交待老鼠仓案件。8月,马乐被批捕后,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对马乐提起公诉。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于2月21日参与马乐案庭审时,马乐及其辩护律师反复强调其自首情节,同时打起情感牌,向法官展示了一个穷苦出身努力奋斗的、乐善好施的马乐。

  当时宁波有20多个投资人,以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为基地,对选中的股票大进大出,经常把股票打到涨停板,等到市场跟风之后再快速获利了结。不过对于这段“涨停板敢死队”的经历,徐翔一直没有正面承认过,只是表示这是被吹嘘的,证监会也没查过,说法也没有根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