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理系列专题报告,宫颈癌筛查探索已先行

摘要 【病理系列专题报告:人工智能诊断
病理行业的腾飞之翼】人工智能已进入医疗的众多细分领域,应用场景包括疾病诊疗、医疗辅助、药物开发等。而病理诊断是一种基于图像信息的诊断方式,被誉为疾病诊断的“金标准”,却由于自动化程度较低,病理医生缺乏等原因,在我国发展落后。通过图像识别技术,AI助力病理转向数字化诊断,能有效提升病理诊断效率,AI对病理行业的赋能有望突破行业瓶颈。
报告摘要:

图片 1

由于癌症患者飞速增长以及病理医生的严重不足,被视为是肿瘤诊断“金标准”——病理诊断行业发展受到制约。与AI的结合,让病理行业发展看到了新的希望。今年以来,不断有企业发布人工智能辅助宫颈癌筛查取得新突破消息。

人工智能,病理诊断的强效助推剂

1977年,孙小蓉考入武汉同济医学院医学系,八年本硕之后出国留学。而就在彼时,海外的AI病理研究已经开始,包括1996年孙小蓉受聘的加拿大肿瘤研究所。在研究所工作时,她便惊叹于AI病理对早期肿瘤筛查带来的革命性和颠覆性,2000年,孙小蓉受邀回国后便成立于兰丁医学,从宫颈癌切入,从事人工智能癌细胞诊断研究、生产、销售、临床筛查服务。

近日,第三方医学检验机构金域医学(603882.SH)宣布,公司病理专家团队与华为云AI团队合作,首次基于病理形态学,通过深度学习的技术,以病理专家的诊断标准训练出精准、高效的AI辅助宫颈癌筛查模型。该模型在排阴率高于60%的基础上,阴性片判读的正确率高于99%。同时,阳性病变的检出率也超过99.9%。这是目前国际已公布的国内外AI辅助宫颈癌筛查的最高水平。

人工智能已进入医疗的众多细分领域,应用场景包括疾病诊疗、医疗辅助、药物开发等。而病理诊断是一种基于图像信息的诊断方式,被誉为疾病诊断的“金标准”,却由于自动化程度较低,病理医生缺乏等原因,在我国发展落后。通过图像识别技术,AI助力病理转向数字化诊断,能有效提升病理诊断效率,AI对病理行业的赋能有望突破行业瓶颈。

兰丁医学成立至今已超过十八年,已然跨过了“成年礼”。这十八年来,无论是孙小蓉还是兰丁医学都经历了成长的阵痛,例如科研出身的孙小蓉早期不懂商业和资本,从而导致兰丁医学早期科研专利被骗走的痛心经历等。孙小蓉说:“也算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但该交的学费也交了。”

而在上月,腾讯旗下AI医学解决方案“腾讯觅影”也正式发布了AI电子阴道镜辅助诊断系统,同样瞄准的也是宫颈癌筛查方向。

以医疗大数据为基础,病理企业与腾讯、阿里等企业合作开发病理AI

就在去年,兰丁医学实现营业收入超过一亿元,利润一千多万。在医疗AI普遍难以落地,盈利艰难的情况,兰丁医学算是“异类”。

可以说,在目前AI辅助肿瘤筛查中,宫颈癌筛查成为了热门的探索方向。

病理AI开发包括数据积累、算法开发、场景应用等环节,高质量的数据资源是进行有效算法开发的关键。由于应用场景、病种、病程等不同,病理数据的获取、分类难度较大。现阶段AI在病理中主要应用于细胞病理的宫颈癌筛查,潜在应用的市场规模约为
442
亿元。目前国内AI病理行业的参与者以拥有大量数据的病理产业链企业、提供算法的AI企业为主,两者的合作是企业发展的关键。腾讯与专业的第三方病理检测企业华银健康合作,而阿里健康与兰丁高科等12家医疗健康AI企业共同建立了第三方人工智能开放平台。病理AI的落地推广有望填补近7万人的病理医生缺口,解决病理行业供给严重不足、医疗资源分配不平衡的问题,极大的促进分级诊疗的落地。

医疗AI企业的市场价值不在于“卖设备”

宫颈癌是女性生殖系统患病率最高的恶性肿瘤,位居全球女性癌症死因的第四位,同时也是我国女性生殖道的第二大恶性肿瘤。

基层需求、AI进步、政策等多方面因素推动病理AI临床应用加速

“兰丁医学从求生存到实现盈利,整个过程漫长且艰难。第一,我们不是做商业出身;第二,整个市场环境不是真正的市场竞争,包括错综复杂的各种关系、体制漏洞等等。但是兰丁医学如果能够‘活下来’,同时把技术做到极致,等哪一天中国真正需要低成本高质量的技术的时候,兰丁就一定会活得最好。”孙小蓉坚信。

病理诊断是肿瘤诊断金标准,即对活检或手术切下的肿瘤标本,固定染色后,在显微镜下进行组织学检查,以此来诊断疾病。由于待遇低、工作量大及培养周期长等因素,造成了我国病理医生极度短缺。

AI病理诊断技术可大幅缩短医生的工作量,但由于目前技术所限,在病理样本采集、图像数据处理及结果判读上仍有大量技术难点亟待攻克。但是随着基层地区大力推广免费两癌筛查,带来巨大的基层病理诊断需求,AI病理技术迅速提升,临床应用有望提速。国内外团队通过AI已成功实现影像领域多个病种的诊断识别,部分准确率超90%。人工智能2016年被列为国家发展战略,人工智能+医疗成为重点维度之一,政策明确指出发展人工智能治疗新模式、智能影像识别等应用。

早期,兰丁医学主要是靠AI病理软硬件设备的销售“活下去”。发展至今,兰丁医学已形成软硬件结合设备销售、第三方病理中心的医疗服务和医疗
AI+云服务三大营收来源。不过在孙小蓉看来,作为人工智能企业,人工智能的核心是大数据云诊断,设备的销售和线下业务只是为了求生存,目前兰丁医学70%的营收来自医疗
AI+云服务。

从2009年起,在政策开始在大力支持基层开展免费“两癌”筛查背景下,带来了宫颈癌病理诊断强劲的市场需求,但总体筛查的情况并不乐观。

医疗数据是基础,算法是核心,强强联合打造AI病理龙头

兰丁医学医疗
AI+云服务主要是通过兰丁的人工智能筛查系统,实现细胞病理玻片的自动数字化,并提供远程阅片服务,弥补基层医疗病理医生的缺口以及提高病理医生的工作效率和准确性。孙小蓉把这一服务比作“傻瓜云相机”。操作者无需细胞学诊断经验,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只要需要癌细胞的诊断,在完成细胞标本图像信息的收集后,通过互联网把细胞信息传递到兰丁云平台上完成智能诊断工作,老百姓在家里通过手机就可以收到诊断报告。

“我们国家有3.5亿至3.6亿劳动妇女,但宫颈癌筛查的覆盖率却只有21.4%,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我们筛查能力不足,筛查能力不足的原因之一是细胞学领域的医生太少。要降低宫颈癌的发病率,筛查率的覆盖率要达到80%。”国内著名细胞学专家、原中山大学肿瘤医院病理科主任医师梁小曼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兰丁高科:技术服务、核心算法及第三方检验网点,实现完整的商业闭环

有行业人士也曾对亿欧大健康表示:“软硬件设备的销售是GPS等器械巨头的‘老买卖’,本就不是医疗AI企业的价值所在。他们的价值在于人工智能技术,如何将技术变现才是他们的关键和难点。”

“病理是非常复杂的,没有一个病人的图像是完全一样的,每个病人都有一定的特异性,同一个病也可以有不同的形态学改变。所以病理搞AI的确比较难,难就难在这里,太复杂了。相对来讲,宫颈细胞学相对形态比较单一的。”梁小曼亦说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