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ken基金度假,区块链投资

“祝山寨币早日归零。”8月19日,刚刚清退了手里所有虚拟货币的一位投资人发朋友圈称。

月初尚在争论是否冬天将至,月底就坚冰凛冽。区块链行业的季节变换,确实比外面的世界更迅猛些。

币圈1日,人间1年。

半年前,他的手里的虚拟货币还价值2000多万,但熊市之下,缩水至100多万。

进入2018年,各类投资基金一直被“钱荒”笼罩。惟有区块链领域热度不减,虽然被政府宣布为非法,但ICOs(Initial
Coin
Offerings,首次代币发行)作为一种新型融资形式大行其道,圈内的认同度和规模甚至超越了传统的股权投资模式。

2018年1月9日,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在CEO群振臂高呼:区块链革命已经到来,这是一场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伟大技术革命。呼吁人们不要临渊羡鱼,而要冲到浪涛中去,迎接区块链即将给各行各业带来的巨大冲击!

眼下,币市正处于今年以来最低迷的状态,多位业内人士透露,这波行情下,那些早期靠炒作、后期没有技术支撑的空气币可能会大量归零。

春节期间横空出世的“三点钟无眠”微信群引爆了区块链概念后,各路场外资金蜂拥而至。尽管政府监管从未放松,尽管经济大环境越来越不可捉摸,尽管比特币价格从最高点一路下跌至腰斩,但在大佬“拥抱泡沫”的口号,以及比特币(BTC)的“信仰”、区块链的“共识”、通证(Token)的社区运营等不同名义下,区块链和数字货币领域的资金狂欢一直进行。

图片 1

熊市之下,发币项目方也接连遭遇融不到资的重挫。

直到8月份,一切戛然而止。

(2018年1月9日,全球加密数字资产总市值接近历史顶峰:7416亿美元)

HChain
Labs创始人林子昊告诉深链财经,近两个月来,很多项目方资金短缺,想融资却没有投资人敢轻易出手。

ICO冰封

随后,区块链迅速成为全民关注焦点,新进场者情绪狂热至极,无不争相“all in
”,生怕被时代的快车所抛弃。

7月,他在杭州见了25个想融资的团队,但最后都没有投,他判断下半年将是区块链项目大量关门的阶段。

按照闻涛(化名)的说法,币圈不仅仅是进入了“资本寒冬”,而是彻底的“冰封冻结”。

2018年8月15日,全球加密数字资产市值已经不足2000亿美元,较徐小平喊单价格缩水了70%还要多。

一方面是币市的衰歌,但另一方面,一直觊觎区块链这块蛋糕的传统VC却开始悄然入场。他们寻找真正的技术团队,以期在熊市找到优质的区块链项目。

作为一名资深数字货币“信仰者”,闻涛坚持认为,只有ICO才符合“币圈逻辑”:“谁有项目,说好多少BTC或多少ETH(以太坊币),直接打过去。不打借条、不签合同。”等项目发行的代币(Token)上交易平台,卖出获利。

如今,“all in
”的口号很难听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坚持下去”、“熬过去就是赢家”,讲话者语气中少了亢奋,多了无奈。币圈虽还未哀鸿遍野但也遍体鳞伤,代币被下架、项目方跑路、区块链大会冷场、投资人大撤退……

深链财经采访了近十位项目方、token投资人和传统VC,以期呈现眼下二级市场的熊市困局。

闻涛承认,这样不严谨的操作方式引发了很多纠纷,如著名的“李笑来欠3万个比特币事件”和“徐明星借给李丰1500个比特币事件”,但币圈仍然对PE(Private
Equity,私募股权投资)或VC(Venture
Capital,风险投资)等传统的法币投资有着深深的歧视。

图片 2

投资者清盘退场

“币圈逻辑”的流行,有事实基础支撑。

(2018年8月15日,全球加密数字资产总市值:1916亿美元)

8月18日,香港的一个区块链峰会上,原本可容纳200人的会场,只坐着不到30人。台上的嘉宾难掩倦容,台下的观众则低头埋看手机。会场一度陷入长达两分钟安静的尴尬境地。

之前的传统创业项目融资逻辑都是根据团队、商业模式、技术、背景、市场等多方面进行分析和考察,项目从投资机构的种子融资、天使轮融资、A轮融资、B轮融资,到C轮、D轮、E轮,直至被并购或上市,每轮融资都有较长的时间间隔,都要有商业模式落地、技术完成等各方面的突破,投资周期长达数年。

2018上半程,破发成常态

曾因区块链而不眠的各大社群也陷入一片死寂,疲软的感觉在资本、用户、项目方之间传递。

而ICO融资几乎让上述步骤一步到位。项目方发布白皮书,相当于传统投资周期的种子期,投资人用以太坊或比特币去购买项目方发行的Token,能否兑现白皮书上的想法和愿景尚在未定之数,但代币只要上了数字货币交易平台,投资人就可以卖出获利。一般的项目从开始到ICO约3个月至半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获得百倍乃至千倍收益,在传统投资界是不可思议的。

图片 3

“现在心态就是趴下不动。”7月底,投资者雄飞把全部虚拟货币换成了ETH和BTC。他本打算抛掉山寨币,换成主流币保值,但熊市之下主流币也接连下跌。

区块链项目本就比传统创业项目有更多的想象空间,财富效应吸引了更多的资金。所以,ICO的疯狂是必然的。

做基础创业的区块链公司快不行了,发币项目方主要压力来于破发腰斩的投资人诟病,伤筋但不动骨,还有一阵子玩。做媒体,做交易所,做钱包的这些基础服务公司基本钱烧光了,现在要么发币要么融资,但是估值还是停留在牛市的状态。10-11月将是区块链媒体,交易所大量关门的阶段。

8月14日凌晨,ETH突然迎来了“瀑布”跌,从300余美元跌至一年来的最低点,251美元,冲破了人们的心理支撑位。

2017年,大批主打ICO模式的Token
Fund涌现,ICO融资募集金额呈现井喷式增长。ICOData.io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共诞生873个ICO项目,募资61.37亿美元;热度延烧至2018年,一季度募资超过38亿美元,其中1月份募资额高达15.22亿美元。

HChain Labs创始人林子昊在上海和杭州考察了一周之后发出上述感慨。

这一次大跌不同于去年9月初的暴跌和今年1月的千币齐跌,电报群不再有“抄底买入,财富自由”的“梭哈”宣告,
“三点钟群”里不再有神学探讨和哲学思辨,币圈大佬们也纷纷缄默其口。

图片 4

据火币区块链应用研究院数据,2018年1月到7月,ICO项目每月首发上线的数量一直在50以下,3月份甚至只有6个项目首发上线交易所。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项目破发率几乎持续走高,从年初的21.05%飙升到7月份的86.67%,这意味着参与众筹的投资人再也不能像2016-2017年那样闭着眼睛赚钱了。

某位币圈大佬发朋友圈称:“这半年的熊市,资产跌了一个零。”

2017年1月至2018年8月全球ICO融资总额图。数据来源:ICOData.io官网

ICO融资额和数量均创年内新低

现在,雄飞的imtoken钱包里躺着2000多个ETH和10个BTC,正随着低迷的行情一天天缩水。

尽管中国政府于2017年9月4日以七部委联合公告的形式,明确将ICO定义为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严禁包括ICO在内的代币发行融资,但发个白皮书就可能募集近千万元的现象以及“百倍币”、“千倍币”的传说,使ICO在中国不可避免地演变成一场大众的资金狂欢。

图片 5

市场上,已经有不少像雄飞这样的二级市场投资者正纷纷清盘退场。

金钱聚集,泥沙俱下。设计项目、发布白皮书、圈内大佬站台、私募或众筹或代投、上币交易平台,ICO“割韭菜”已经有了成熟的套路。围绕其间的,是一个充满欺诈的市场:发布假项目、私募卷款、代投假币、发布不实信息喊单造势、以市值管理名义控制交易价格、打造“大师”光环收费“割韭菜”,等等。

区块链项目的融资分为ICO和VC两种。在2018年,从融资形式看,ICO依然遥遥领先VC。股权融资金额始终徘徊在2亿-5亿美元,不过ICO融资金额有明显下行趋势,6月份和7月份的融资额双双失守10亿美元关口,尤其是7月份ICO融资额更是创出年内新低,相比全年最高值下跌了64.80%。ICO项目数量也开始下滑,另据icorating数据,2018年1月-6月,每月完成的ICO数量均保持在60以上,5月份最高,超过150个。而到了7月份完成ICO的项目只有50多个,同样创出年内新低。

8月19日,另一位投资者在社交媒体发言称,熊市把“山寨币”全部清盘了,原本2000多万的币现在只卖出来100多万,而且还没有流通量。

2018年初,币圈爆发了超级明星(MXCC)跑路事件、英雄链(HEC)虚假推广事件、艺术链(ARTS)联合创始人被扭送至北京市金融局信访办事件等负面新闻,也有光锥LCC币、柏拉图币等大量传销币被揭露。一路相伴的是数字货币市场的熊市:比特币从2017年12月的每枚约2万美元,跌至2018年6月底的不足6000美元,跌幅高达七成;以太坊等其他主流数字货币也大致如此,大批山寨币的跌幅更惨不忍睹,“归零”者众。

图片 6

二级市场流动性骤减也是判断眼下形势低迷的一个表现。

即便如此,ICO模式至少从表面上看未被动摇。ICOData.io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ICO募得62.07亿美元,超过2017年全年募资额。6月份,《核财经》与多家区块链项目方接触,后者虽然大多感慨募资辛苦和上交易所费用贵,但话题更多集中在“币改”、“链改”、“通证经济”等方面,最多再谈谈长达半年的熊市何时转向。

“区块链行业可能已经进入了Gartner曲线上的‘幻灭的低谷期’”,溯源链创始人王鹏飞认为,一般,新技术在经历了技术启动期、爆发式的非理性繁荣期之后,普遍都要经历这样一个低谷期。人们总是要经历过幻灭,才懂得领悟,价值才能回归,区块链行业的发展也跳不出这个新技术发展的一般规律。

一位币圈知名投资人曾告诉深链财经,7月二级市场的流动性不足一两个月前的1/20。

信心似乎是被8月8日以太坊价格暴跌打破。那天,以太坊价格跌破每枚400美元探底360美元,为年初最高点1400多美元的四分之一。以太坊是ICO的主要融资工具,漫漫熊市本就令Token
Fund和项目方资产持续缩水,突然暴跌又打断了很多项目的资金链,引起圈内恐慌。回头发现,先知先觉者早已上岸:同样是ICOData.io数据,8月份全球ICO融资总额仅为1.95亿美元,与1月份数据相比减少87.16%。随后是8月14日以太坊价格跌破每枚300美元,击垮了很多人的“区块链信仰”。

项目正在被“归零”

据CoinMarketCap统计数据,过去一年交易量数据,最高点在今年1月5日,24小时交易量为661亿美元。5月16日以后,24小时交易量只有3次突破200亿美元(5月24日、7月25日、7月28日)。

其间,大量ICO项目破发。据不完全统计,上交易所当天破发的项目一度达到九成,“以前割散户韭菜,现在连投资人韭菜都割了。”一个标志性事件就是“朱潘跑路”。90后创业者、薛蛮子的得意门生、币圈战神,朱潘自带多个光环,因为被曝在ZJLT(终极账本)项目中通过挪用私募币投资、拉盘操纵币价的方式“割韭菜”,8月6日被多人聚集在其公司维权,朱潘事后发布朋友圈宣布“永久退出币圈”。

“只有在潮水退去时,你才会知道谁一直在裸泳。”寒冬刚至,一些经不住考验的项目方开始跑路或准备跑路了,比如曾深得薛蛮子喜爱的90后“奇才”朱潘因ZJLT事件宣布“永久退出币圈”。

到了8月19日,24小时交易量跌至121亿美元,相较最高点跌幅81.7%。

图片 7

即使不跑路,一些项目和已经和归零无疑。比如三点钟社群发起人玉红,因发行XMX被质疑割韭菜。XMX发行价为0.02元,截至8月15日,XMX在火币HADAX交易所价格显示为0.0067元,相比发行价跌去70%。前段玉红从非洲旅行回国,网友调侃:“玉红从非洲回来了,但XMX依然没有摆脱归零的命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