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ICO监管机制研究,香港区块链法律监管对比

据Coindesk报道,新加坡证交所上市的电子商务平台Y
Ventures
Group最近推出了一项代币出售计划,旨在筹集5000万美元资金,这在新加坡尚属首例。

区块链国内资讯监管与政策

各国政府对区块链技术都是十分重视和鼓励的,可以说如果公司只在链端发展,政府是支持的;但一到币端,各国政府的态度差别就很大,本文对新加坡和香港地区对ICO的态度做一个横向的比较。

该平台在7月份宣布了一项创建基于区块链的电子商务系统的计划,并在同月低开始发售代币。

新加坡ICO监管机制研究

一、新加坡

图片 1

新加坡MAS于2017年11月14日发布《数字货币发行指引》,该指引明确了代币发行相关的监管问题,其中对发行代币的性质、适用法律及参与发行的中介机构进行了较为明确的解释。

佘婉绮 | 来源:北京大学金融法研究中心

首先,《数字货币发行指引》(以下简称“《指引》”)明确了监管的范围,当数字代币属于证券及期货法项下定义的资本市场产品时,数字代币的发行受到MAS的监管。也就是说,如果发行的数字代币不属于资本市场产品,则不需要受到MAS的监管,只需遵守反洗钱等常规性要求即可。

8秒前

MAS将会检查数字代币的构成和特性,以判断该代币是否属于资本市场产品。指引列举了以下三项有明显资本市场产品特征的数字代币:

收藏

(1)股权,该代币代表了对一个公司的所有权;

ICO区块链数字代币新加坡

(2)债权,该代币代表了代币拥有者对代币发行者的债权;

本文共18993字,预计阅读时间9分30秒

(3)集合投资计划,该代币代表了在集合投资计划中的权益。

在中韩等国纷纷叫停ICO之际,新加坡反其道而行之,积极鼓励ICO,成为对ICO非常友好的国家。然而随着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注意到数字代币的功能经过发展已经超越了虚拟货币的范畴,其也开始对ICO进行监管。MAS将数字代币分为支付类代币、实用类代币和证券类代币,明确发行支付类代币需要遵守支付服务法案的相关规定,发行实用类代币只要其不存在洗钱以及恐怖主义融资的风险则不受监管,发行证券类代币需要遵循证券法相关规定,除非能获得豁免。另外,MAS还对数字代币发行提供服务的中间机构进行监管,要求其持牌经营,同时强调了反洗钱、反恐怖主义监管的重要性。总体而言,新加坡结合本国现行法律法规对ICO进行监管,其监管政策巧妙实现了鼓励技术创新与控制风险的平衡,但也存在将相关风险移植到境外的问题。对我国而言,或可借鉴新加坡ICO个案检测+分类监管的经验,允许支付类代币与实用类代币的发行。

如果代币包含以上特征,则直接适用新加坡证券及期货法及其他相关法律,对代币的发行进行管制。发行此类代币需要提供一份符合新加坡证券及期货法的发行说明书并且在MAS备案(“Prospectus
Requirements”)。

一、前言

《指引》对三类常见于数字代币发行的中介机构一并提出了要求,

2017年9月4日,中国政府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对ICO采取了全面禁令。[1]继中国之后,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于9月29日也宣布禁止所有形式的ICO。[2]随着中韩两国禁止ICO活动,ICO出走他国成为必然。目前,在亚洲诸国之中,新加坡看似成为了ICO的避风港。根据普华永道和瑞士加密谷协会的一份联合报告显示,新加坡于2017年以及2018年均为全球ICO第三大国。[3]仅在2018年上半年,韩国就有100多家公司赴新加坡开展ICO。[4]与中韩两国政府一刀切的做法不同,新加坡并没有直接叫停ICO,反而不断声称其积极拥护区块链,鼓励ICO。然而随着新加坡注意到数字代币的不断发展,其也出台相应的监管措施对ICO进行监管。

(1)ICO发行平台(“primary
platform”),此类平台商须持有资本市场服务执照,除非被豁免;

本文主要根据新加坡于2018年11月30日发布的《数字代币发行指南》(A Guide to
Digital TokenOfferings,lasted updated on 30 November
2018)对新加坡ICO监管主要相关政策进行梳理,探讨新加坡ICO监管政策对我国的启示,并作出反思。

(2)提供数字代币相关金融咨询的服务商,此类服务商须被持有金融咨询执照的公司授权,除非被豁免;

二、新加坡监管ICO的制度背景及相关监管框架

(3)数字代币交易平台(“trading platform”),此类平台须被MAS批准或认可。

揭秘:何为ICO?

二、香港地区

ICO(Initial Coin
Offerings),即首次代币发行,是一种效仿股票市场IPO(InitialPublic
Offerings)的融资活动。与IPO发行股票不同的是,ICO发行的为数字代币,一般是加密代币(Crypto-Token)。初创区块链企业依托区块链技术创造一种数字代币,将他出售给投资者并吸收潜在投资者主流数字货币,从而获得项目运营资金。在整个ICO的过程中,参与主体包括ICO项目发起人、普通投资者、第三方服务平台、[5]代币交易所、市值管理团队及媒体宣传合作者等相关方。[6]

香港证监会于2017年9月5日发布了一则《有關首次代幣發行的聲明》,对监管范围、监管对象做了界定和解释。

ICO是建立在区块链技术以及数字代币的基础上的。三者经常被混为一谈,但实际上是不同的。区块链技术是ICO的底层技术,根据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联合数十家单位于2017年5月16日发布的《中国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发展论坛标准CBD-Forum-001-2017》,区块链是指在一种在对等网络环境下,通过透明和可信规则,构建不可伪造、不可篡改和可追溯的块链式数据结构,实现和管理事务处理的模式。[7]数字代币则是区块链技术的特定算法下形成的产物。其使用P2P网络确认并记录交易行为,设置密码来确保货币流通各个环节的安全性,同时可避免发行者大量制造数字代币操控币值。[8]而ICO则是数字代币在融资领域应用的一种形式,其发展的基础是允许数字代币与法币进行兑换或者数字代币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一般等价物的地位。[9]三者的关系如下图一。[10]

与新加坡类似,《有關首次代幣發行的聲明》(以下简称“《声明》”)明确了监管范围:ICO所涉及的数字代币符合《证券及期货条例》所界定的“证券”,不论主体是否在香港,只要其业务活动是以香港公众为对象,便须获证监会发牌或向证监会注册。《声明》明确列举了三类证券类代币,分别是“股权”、“债权”和“集体投资计划”。

图片 2

《声明》同时明确了监管对象,凡是向“证券”类数字代币提供交易服务或提供意见,或者管理或推广投资数字代币的基金,均可能构成“受归管活动”。

图一:ICO、数字代币与区块链三者关系示意图

可以看出,新加坡和香港对于ICO的指导性政策十分相似,对于带有“证券”属性的数字代币都纳入了监管体系,对于“虚拟商品”类,或者叫utility
token暂时持开放态度。笔者会持续关注各国对于非证券类的数字代币是否会出台相应政策。

制度背景

新加坡是全球重要的金融中心,自区块链技术面世以来,新加坡便一直以开放态度拥抱区块链技术,鼓励金融科技创新,对ICO态度较为开放,允许ICO。[11]然而新加坡相关监管机构观察到数字代币的功能已经发展,甚至超越了虚拟货币的范畴,可能代表发行人资产或者财产的所有权或担保权益。此时,这类数字代币可能构成《证券期货法》(Securities
and
FutureAct,SFA)定义的资本市场产品。[12]对于此类代币的发行,新加坡监管机构认为有必要对其进行监管从而满足相关法律法规的要求。[13]自此,新加坡开始了对ICO的监管。

监管框架

1、监管机构

MAS(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onetaryAuthority of
Singapore)是新加坡金融监管机构,兼有中央银行金融调控和监管两大职能,目前主要由其通过发布相关的监管指引与声明对ICO进行监管。

2、相关监管规定

对ICO的监管,主要涉及的法律法规包括《证券期货法》、《财务顾问法》、《支付服务法案》、《贪污、毒品交易和其他严重犯罪法》、《打击恐怖融资法》,这些法律法规由国会表决通过,效力很高。为了更好监管金融市场,执行并落实法律规定,MAS发布相关的指引与声明。尽管这些指引与声明并不属于法律法规,但作为法律的实施文件或细则,这些指引同样需要遵守。目前有关ICO的指引为:2017年11月14日发布的《数字代币发行指南》(A
Guide to Digital Token
Offerings)(以下简称“旧指引”)以及2018年11月30日发布的数字代币发行指南》(A
Guide to Digital TokenOfferings,lasted updated on 30 November
2018)(以下简称“新指引”)。

文章正是基于以上两份指引以及相关的法律法规对新加坡ICO监管政策进行相应的分析。

三、不同数字代币ICO分类监管

2017年的旧指引提供了在新加坡从事数字代币发行申请所应遵守的一般性准则,旧指引仅将数字代币分为证券类代币与实用类代币。而在2018年的新指引中,MAS对数字代币进行更加详细的分类,新增了支付类代币,并针对不同数字代币的ICO采取不同的监管措施。具体如下:

支付类代币

1、MAS对支付类代币的认定标准

对于支付类代币,MAS并没有在新指引中对支付类代币进行明确定义,只是通过案例的方式列举了MAS将相关数字代币认定为支付类代币的情况。而国会于2019年1月30日通过了《支付服务法案》,明确定义了支付类代币是指任何关于价值的数字表达(不包括被排除的关于价值的数字表达)。其特征为:可以以单位进行表示;不以任何货币计价,也不由其发行者与任何货币挂钩;是或拟是公众接受的交换媒介,是作为支付货物、服务或清偿债务的手段;可以以电子方式转让、储存或交易;符合管理局规定的其他特征。[14]这与MAS在指引中所举的支付类代币的例子也是相符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