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解读春运,春运大战拉响警报

铁路的高峰期刚过,全国各大机场就将迎来人流高峰,特别是在2月1日,飞往国内和境外的旅客都不约而同在这一天集中出行。究其背后的原因,不少工作党表示,请两天休息九天,2月1日可谓是旅行过年的黄金出发日。

下面,个推大数据带你找寻这些问题的答案。

携程大数据显示,今年“反向春运”现象凸显,上海、北京、广州、深圳、杭州、南京、天津、青岛、宁波、厦门是“反向春运”十大热门目的地,除夕前一周前往这些城市的机票预订量同比增长超40%。飞往上述城市的机票订单中,儿童旅客占比同比增加39%,50岁以上旅客占比同比增加42%。其中,“四老一小”订单显著增长,不少人把双方父母接到身边过年。

出境旅行过年的人,大多数还是会选择三小时飞行圈内的国家和地区,但同时,跨洲长途游过年的人也越来越多,英国、俄罗斯等地今年春节出行同比人数增长达到了93%和80%。

广州白云机场人口热力图2.01-2.08

中国乡土民俗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宋艾君说,人们常说“一年不赶,赶三十晚”“有钱没钱,回家过年”,目前返乡过年仍是国人过年的主流选择,其背后是对中华传统文化的一种眷恋。

图片 1

图片 2

在这股巨大的返乡潮中,一线城市是“返程大军”出发的热门地,其中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更是“热上加热”。飞猪数据显示,在春节前“压力指数”较大的火车站中,北上广深四城的各火车站占满TOP10。

每次一到春节,回家的形式就很“严峻”,从飞猪这组春节大数据就可以看出,全国铁路这几天都呈井喷态势,到1月30日归乡的人流量才会有所缓和,正月初六则又迎来了返程高峰。

百度指数显示,从1月1日开始,火车票、机票的搜索热度呈现上升趋势,至1月15日达到关注高峰后逐渐下降,而汽车票的关注度则始终呈现缓慢上升趋势。由此看来,买票仍是春节回家的头等大事,为买票操心的小伙伴不止你一个人。

即使是在家过年,不少人也会来个周边游,全家人一起放松身心。飞猪数据显示,在春节出行人群中,家乡周边游的人数占57%。

中新网1月21日电
春节越来越近,一年一度的春运也已悄然打响,很多人已经踏上回家的旅途,也有不少人正准备着全家出门旅行过年。1月21日,飞猪发布春节出行大数据,全面展示全球春运轨迹和多样化的过年方式。

从以上人口热力图可以看出,从2月1日春运正式开始,北京、上海、广州等地的交通枢纽的旅客流量每天都在逐步增加。特别是火车站的旅客流量上升明显,通过铁路出行的旅客需要注意合理安排出行时间。

70岁的殷敏芝最近很关注与泰国相关的新闻,因为初一起她就要与家人去泰国度假了,这是她第一次在境外过春节,“女儿说让我过个‘暖和’的春节”。

随着旅行的常态化,全家人一起出去旅行过年也已成为不少人的过年新方式。从飞猪数据就可以看出,43%的人会选择出境或者在国内旅行过年,即使是在家过年,大家也会来个周边游,全家人一起放松放松身心。

近年来,中国城市化进程加快,农村人口进入城市、周边人口集聚于地区中心城市的情况出现。春节前,大量人口从城市迁出回到家乡,热门人口迁出城市集中在北上广深及杭州等一线或准一线城市。

“合家欢出游”成趋势:3人以上家庭出游达七成

图片 3

首都国际机场人口热力图2.01-2.08

民航出行数据研究中心发布的《2019年民航散客春运出行预测报告》显示,从目前的订票情况看,春运期间,以家乡所在地为目的地的乘机人数占总出行人数的48%。

另一方面,不同地域人的出行选择也大不相同。节前国内航班出行流量较大的机场排名前三的分别是:昆明长水国际机场、海口美兰国际机场、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可见,昆明人、海口人、成都人更爱游华夏。而上海人逛全球的心是其余城市所不能企及的,国际航班出行流量“压力指数”排名中,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远高于国内其他机场。

中心城市对周边人力资源吸引力强

在飞机票方面,记者梳理发现,除夕前后从云南、贵州、武汉等地飞往北京、上海等目的地机票价格基本在2.1折至3折之间,有的票价不足300元。

飞猪数据显示,一线城市都不轻松,春节前“压力指数”较大的火车站中,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城的各火车站占满TOP10。

个推大数据显示,2月1日至2月8日期间,北京的迁出人口主要流向河北、河南、山东、山西、黑龙江等北方省份;上海的迁出人口主要流向江苏、安徽、浙江、江西等周边省份;广州的迁出人口主要流向广东省内和湖南、广西、江西、湖北等周边省份;深圳的迁出人口主要流向广东省内和湖南、广西、江西、湖北等周边省份;杭州的迁出人口主要流向浙江省内和安徽、江西、江苏等周边省份。

据了解,旅游目的地呈现多样化,有的青睐三亚、大理的冬日暖阳,有的则乐于北上赏雪。在长白山、哈尔滨等地,滑雪、冰钓、赏冰雕等冰雪运动颇受南方游客关注。

自1月1日开始,订票类App的日活跃度开始上升,1月7日达到第一个高峰、1月11日达到第二个高峰后逐渐下降,但整体看来始终保持在较高水平。由此看来,整个1月到2月8日,订票类App表现较为活跃,成为用户在春运期间的常用工具。

在北京工作多年的刘艳,花费800余元机票钱就将父母从长沙接到了北京。“算上节后回程的机票,总价和我单程回家的价格是一样的。”刘艳说,“反向春运”节省下的路费,足够带着父母在北京玩上一周。

北京南站人口热力图2.01-2.08

中国铁路南昌局集团有限公司南昌客运段副段长陈其南告诉记者,往年,节前加开的旅客列车多为空送到汕头、广州、深圳等地,再把旅客从当地接回南昌。但是今年,加开的旅客列车中,单程空送的大大减少,“反向春运”客流明显增加。

春运路上的数据是冰冷的,但数据背后人的情感却是温暖的。春节日益临近,归家的心情愈发迫切,个推祝愿每个人旅途顺利、早日到家,过一个团圆合美的春节。

腊月二十七早晨8点,安徽省安庆市太湖县徐桥镇街上的人流比平时明显多了,放鞭炮、打年货,锣鼓声、鞭炮声汇成一片,弥漫着浓浓的年味。这让常年在上海务工的徐金荫感受到乡情的亲切,“抢到一张高铁票,用4小时坐回安庆市。我哥开车接我回到村里,大半天时间回到家”。

那么,从北上广深杭等城市迁出的人口到了哪里呢?

中国春运被称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周期性人口大迁徙。据初步预测,2019年春运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到29.9亿人次,同比增长0.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