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开放发,中央银行行长易纲

摘要:在4月11日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货币政策的正常化分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表示,对于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主旨演讲中宣布的中国将大幅放宽包括金融业在内的市场准入等内容,人民银行和各金融监管部门正抓紧落实,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

图片 1图片 2

环球外汇4月11日讯–周三(4月11日)中国央行行长易纲在出席博鳌亚洲论坛“货币政策的正常化”分论坛时表示,今年将放宽国内银行、证券和保险行业的外资准入限制,并将开通沪伦通。

  在4月11日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货币政策的正常化”分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表示,对于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主旨演讲中宣布的中国将大幅放宽包括金融业在内的市场准入等内容,人民银行和各金融监管部门正抓紧落实,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大幅度放开金融业对外开放,提升国际竞争力。多个金融领域的开放措施将在未来几个月内落实。

金融开放“11条”来了,中国金融业扛得住吗?

图片 3

  央视财经频道推出五集系列报道“扩大开放怎么做”,为您详细梳理金融业、投资环境、进口商品、汽车业、产权保护等领域,可能发生的重大变化!今天,首先聚焦放宽金融市场准入将带来哪些改变↓↓

改革开放40周年,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的主题必定与改革开放密切相连。

易纲表示,中国政府将在6月底前取消国内银行业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允许外国证券和寿险公司持有中国同类公司多数股权。易纲表示,外资对中国证券和寿险公司的持股比例上限从目前的49%提高至51%,三年以后不再设限。

  巨变一:对外开放超预期为金融业注入新动力!保险行业等中国本土金融机构迎发展!

结果没有让外界失望。中国官方决定在扩大开放方面采取一系列新的重大举措,金融业开放位列其中。

易纲称,目前沪伦通准备工作进展顺利,争取2018年内开通。

图片 4

具体包括什么呢?确保放宽银行、证券、保险行业外资股比限制的重大措施落地,同时加大开放力度,加快保险行业开放进程,放宽外资金融机构设立限制,扩大外资金融机构在华业务范围,拓宽中外金融市场合作领域。

另证监会表示,沪伦通是深化中英金融合作,扩大我资本市场双向开放和向世界表明我坚定不移扩大开放信心的一项重要举措。证监会积极推进“沪伦通”准备工作。我们将与英方共同努力,争取2018年内开通。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表示:下一步,我们将遵循以下三条原则推进金融业对外开放,一是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原则;二是金融业对外开放将与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和资本项目可兑换进程相互配合,共同推进;三是在开放的同时,要重视防范金融风险,要使金融监管能力与金融开放度相匹配。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则透露,到今年6月30号,包括将取消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允许外资银行在境内同时设立分行和子行等六大金融开放措施将大部分开始落实。

对于中国进一步的金融开放将遵循的三个原则,易纲称,第一是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管理;第二个原则是金融业的对外开放和汇率形成机制的改革,与资本项目可兑换的改革进程要相互配合,共同推进;第三个原则是,在开放的同时要重视防范金融风险,使得金融监管的能力要与开放的程度相匹配。

图片 5

另外有包括鼓励在信托、金融租赁、汽车金融、货币经纪、消费金融等银行业金融领域引入外资等五项金融开放举措将在今年年底前推出。

重磅开放举措宣布的同时,易纲也再次强调了金融开放会伴随金融监管。“通过加强金融监管,可以有效的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维护金融稳定,提升中国金融业的竞争力,更好的实现全球化和整个中国金融市场的开放。”

  中银国际研究公司董事长曹远征认为,中国有底气开放,开放是有好处的。中国银行(行情601988,诊股)业通过引进外资,不仅增加了资本,更重要是引进技术,引进管理理念,这也是中国能够抵御2008年金融危机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么,现在中国银行业变成全球最大的银行业,在其他方面也是如此,比如说开放程度最高的金融行业是保险行业,保险行业将有很大的发展。

同时,易纲称,经中英双方共同努力,目前沪伦通准备工作进展顺利,将争取于2018年内开通“沪伦通”。这金融对外开放的“11条”,这会冲垮中国金融业吗?

编辑:履霜

图片 6

“鲶鱼效应”有利发展

顶一下

  大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姚余栋:上半年做什么,下半年做什么,三年之内做什么,实际上力度还是很大的,应该说是比较空前的金融业的一个开放的举措,在保险业在证券业和金融资产行业有机会,特别是资产管理类涉及养老的。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王有鑫告诉中新社国是直通车,允许外资进入有利国内金融市场形成良性的“鲶鱼竞争”效应,不会对国内机构发展和金融稳定产生较大影响。

图片 7

一方面,目前国内金融体系发育良好,内资机构体量巨大,公司治理完善,市场竞争能力和防控风险能力较强,且外资机构还要面临本地化的问题,“水土不服”是其必须要克服的难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