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赚得最多的钱跟粉丝量没关系,最艰难的时候负债6000万

知名比特币投资人李笑来接受网易采访时表示,虽然最终市场上很多项目未来可能会失败,但是他还是会继续持有,自己不可能投一个中一个,投资最终是拼胜率。他还表示,自己区块链世界里赚的最多的钱,跟流量没有关系。从持有比特币到现在,有没有粉丝比特币都会涨。大范围被关注也是负担,经常被解读,都不敢发朋友圈了。

本文由币乎社区(bihu.com)内容支持计划奖励。

两会结束,三点钟创世社群又开始讨论了。

网易科技对话李笑来实录(部分有删减)

ICO 是什么?

ICO是Initial Coin
Offering的缩写,直译成中文就是首次代币发行(也称首次代币发售、区块链众筹)。

简单理解为:区块链的项目在发展的早期,项目方首次公开在网上融资,投资人可以用手中的比特币或者以太坊去认购该项目的代币。

简单的类比:某创业公司早期,也许是因为缺钱、也许想攒粉丝赚人气,就公开在网上宣传:我们公司是做XX的,我们的商业计划书是XX,我们打算用股份到市场上融资,投资人可以用钱换我们的股份。只不过在ICO的时候,项目方的商业计划书通常叫做白皮书;项目代币可以简单类比为上述创业公司的股份;上述创业公司融到的是人民币或者美元,而ICO融到的是比特币或者以太坊。


举个栗子:

ABC公司想发起ICO,于是他们就在网上宣传:

我们打算做ABC链,是做XXX服务的,网站是XXXXXX.XXX,白皮书请到网上下载。

本项目计划发行2亿个ABC代币,ABC相当于我们区块链产品的时候权;我们也会每周一次,用利润的40%不断回购和销毁ABC代币。

我们公司持有2亿代币中的1亿,用于团队建设和激励、市场推广、技术研发、运维和系统安全等,这部分代币锁定两年后再到市场上流通。另外1亿ABC币,公开销售。任何人持有ETH的人都可以参与其中,1ETH=10000ABC币。

开售的日期是XX年XX月XX日,售完为止。

我们还在新加坡成立了ABC基金会,融资到的ETH归ABC基金会所有(编者按:新加坡目前对区块链项目的政策相对更开放和友好),ETH的用途将由ABC基金会公开……

然后到了开售这一天,持有ETH的投资者,就可以参与ICO,用手上的ETH去兑换ABC币了。假如投资者张三有1个ETH参与其中,按照规则,他就会获得10000个ABC币,他手上的以太坊就“捐献”给该公司的基金会了。

好的,一次ICO就这么结束了。

需注意:通常情况下,发起ICO的项目方筹集的虚拟币是比特币、以太坊,少数项目方会接受其他的虚拟币如QTUM、EOS等。ICO结束后,项目方一般会按照约定给投资者发放该项目的代币。


导语

图片 1

ICO所得代币的常见用途:

(1)代币可以在项目中直接使用

(2)代币相当于分红权益

(3)持有代币相当于持有项目股份

(4)项目方承诺以一定的资金(比如一定比例的毛利润或净利润)回购并销毁代币

31区 3月20日消息
今日凌晨原墨迹天气联合创始人、区块链领域知名投资人赵东将作为3点钟创始区块链群主,为群友答疑。

网易科技:你觉得你现在持有的很多数字资产,未来会归零吗?如果是,为什么要持有?

ICO所得代币价格简述和变现方式:

随着项目的发展,代币价格与项目价值正相关。

发展好的项目,代币的价格也会不断上涨,比如以太坊众筹至今价格涨了两千多倍。相反,代币可能就会不断贬值,甚至价值归零。

和所有的其他数字货币一样,ICO所得的代币变现方式如下:

(1)交易所交易

(2)场外交易

(3)项目方回购

(4)有一些辣鸡项目也许永远都无法上线交易所,场外交易也没有人收购,代币只能烂在钱包里了……

以下为对话全文:

李笑来:有可能归零。但这是我的投资逻辑。我会去投我认为能持有3年以上的币,万一很久之后可能会归零,那没办法,因为我不可能投一个中一个。

为什么不能通过交易所直接参与 ICO?

2017年9月4日之前,中国大陆部分交易所是可以直接参与ICO的,比如投资者可从云币网购买以太坊或比特币在ICO板块直接参与。

2017年9月4日,中国央行、中央网信办、工信部等七部委联合发布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以涉嫌扰乱金融秩序、涉嫌非法融资活动为由叫停ICO,要求各类活动应立即停止,已完成发行应组织清退,拒不停止和违法违规行为将被查处。从此ICO在中国大陆销声匿迹,国外的ICO项目也纷纷禁止中国大陆的IP地址参与众筹。

=


坚石: 东叔,爆仓后,欠下的债务是怎能还上的?

在这个市场上剩下一个简单逻辑,拼胜率。到最后,因为我投的数量很多,从长期看,我的赢率就大。所以很多人问我,明知道大部分会归零,为什么还要持有呢?这应该反过来想,我不知道哪个会归零,所以我才持有。在行业很早期的阶段,能力所及的范围多参与也有助于推动行业发展。

IFO是什么?

IFO 是Initial Fork
Offering的缩写,直译成中文就是首次分叉启动。发起IFO的团队,通过分叉数字货币(通常为比特币、ETH),公开筹集资金。

如果无特殊说明,我们下面所说的IFO所分叉的数字货币都是比特币。

赵东
靠我之前积累的信用,一点一点做场外交易,最惨的时候,一单交易不到3000人民币,利润60人民币。最好的时候,一单交易将近一亿美元。

网易科技:假如有一个项目,它从长远来看很难落地,解决的是伪需求,但从短期来说,它背后的资本运作和运营能力非常好,甚至是一个明星项目。你会投吗?

先搞清楚分叉是什么?为什么要分叉?

我们知道比特币系统实际上是一个大账本,一个区块相当于账本的一页,每十分钟系统会把这十分钟内所有的交易打包成一个区块,用时间的维度把每一页账本链接起来,就叫做比特币的区块链

假如有一页崭新的账本:

A转比特币给B,那么A就向比特币网络做一次交易广播,系统记录这一笔转账;

C转比特币给D,那么C就向比特币网络做一次交易广播,系统记录这一笔转账;

E转比特币给F,那么E就向比特币网络做一次交易广播,系统记录这一笔转账……

在2万个比特币买1个披萨的年代,使用比特币系统转账的用户非常少,这个账本的一页记录这些转账交易绰绰有余。随着用户增长到现在的上千万,整个比特币系统转账的频次越来越高,比特币的每一页账本就记不下这么多交易了,整个网络拥堵不堪

目前,比特币的系统每秒只能处理几笔交易。而根据淘宝的宣传文稿,双十一时,支付宝每秒处理12万笔交易。

比特币网络目前拥堵不堪的状况,无疑成了比特币社区继续发展壮大的巨大阻碍。要想解决拥堵问题,让同一时间记更多笔账,就得通过技术手段,增大每一页账本的大小。但是每一页增大到多大,比特币社区里面就有了不同的声音,不同的理念产生了不同的方案,无法统一,大家分道扬镳了——就是分叉了。

我是山西人,票号生意是200年前山西人的老本行。我接触比特币不久后意识到,老子天生就是干这个的。
而做票号,最重要的就是信用。 这就意味着,承诺的东西一定要兑现。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看过票号的历史,有不少山西人做票号就是因为刚性兑付而倾家荡产,而剩下来的就牛逼了。

李笑来:我肯定不会。我的投资观使得我绝对不会去投这样的项目。我没必要去赚这个世界所有的钱,我也做不到。我就赚我能赚到的那份钱,比如说我去买一些有价值的币,然后就持有,那我就会赚钱。

分叉有2种:硬分叉和软分叉。

硬分叉的定义是这样的:

A permanent divergence in the the block chain, commonly occurs when
non-upgraded nodes can’t validate blocks created by upgraded nodes that
follow newer consensus rules.

官方解释:硬分叉是指比特币区块格式或交易格式(这就是广泛流传的“共识”)发生改变时,未升级的节点拒绝验证已经升级的节点生产出的区块,不过已经升级的节点可以验证未升级节点生产出的区块,然后大家各自延续自己认为正确的链,所以分成两条链。

硬分叉特点:没有向前兼容性,之前的版本将不可再用,需要强制升级。在区块链层面会有分叉的两条链,一条原旧链,一条分叉新链。需要在某个时间点全部同意分叉升级,不同意的将会进入原旧链。

软分叉的定义是这样的:

A temporary fork in the block chain which commonly occurs when miners
using non-upgraded nodes violate a new consensus rule their nodes don’t
know about.

官方解释:软分叉是指比特币交易的数据结构(这就是被广泛流传的“共识”)发生改变时,未升级的节点可以验证已经升级的节点生产出的区块,而且已经升级的节点也可以验证未升级的节点生产出的区块。

软分叉特点:有较好的兼容性,之前版本至少部分功能可用,可不升级。在区块链层面没有分叉的链,只是组成链的区块,有新区块和旧区块。相当长的时间里,可允许不进行升级,继续使用原版本生成旧区块,与新区块并存。

坚石:按理说经历过那样暴跌爆仓,是很难继续对这个市场还有信仰的,大部分人都会选择离开,你怎么还能保持不下车的?

对我来讲,去投那样的项目不划算。我没有那个时间和心情去干这个事儿。投有价值的项目,我会相对轻松。花很长时间判断好了,买了之后就干别的去了,不想这个事儿了。它涨还是跌,我都不管了。

下面我们以李笑来老师牵头的Super Bitcoin项目为例,来说明什么是IFO

Super
Bitcoin团队不仅觉得比特币单页账本太小了,要增加单页账本的大小,还希望给比特币增加智能合约、闪电网络、零知识证明。后面这三个名词是什么鬼,不重要,这里可以简单理解为:希望让比特币更具拓展性、更快、更匿名。

如果整个比特币社区接纳了Super
Bitcoin团队的想法,大家都觉得这么升级很好很强,都接受,那么直接升级就好了,升级后的比特币大区块、具拓展性、更快、更匿名,但是还叫做比特币。

但是,咱们之前说了,比特币社区有不同的理念,不同的声音,大家就是无法形成共识。这时候,Super
Bitcoin团队只能自己开始自己的想法和实验了。

于是,在2017.12.12日Super Bitcoin就硬分叉了。

假如之前你手里有一个BTC,在Super
Bitcoin分叉之后,你手里就有了一个BTC和一个Super
Bitcoin简称SBTC。你额外得到的这个SBTC和其他数字货币一样,随着Super
Bitcoin项目的发展,代币价格与项目价值正相关。发展好的话,代币的价格也会不断上涨;相反,代币可能就会不断贬值,甚至价值归零。

赵东:你说的,那是“投机者”。
我自己最开始当然也是因为“投机”入场,我第一次抱着投机的心态玩比特币,是10000人民币买了10个比特币,2周内暴涨、暴跌又反弹,我幸运的全部抓住了,靠10000人民币赚了10000多,我第一部IPhone还是因为这个呢。

现在主要工作是和牛人打交道

IFO所得代币变现方式

和所有的其他数字货币一样,IFO所得的代币变现方式如下:

(1)交易所交易

(2)场外交易

(3)有一些辣鸡项目也许永远都无法上线交易所,场外交易也没有人收购,代币只能烂在钱包里了……

在Super
Bitcoin分叉之前,你手里有多少个BTC,理论上分叉之后,你就能额外得到多少个SBTC。

和BTC总量2100万不同,SBTC 总量
2121万,其中21万为分叉预挖。归基金会管理,主要用于激励早期开发者、投资生态建设、基金会运营。

范春华: 加大杠杆导致爆仓是因为不止是平台上加杠杆吗?是还有短期拆借加上的杠杆么?要不然应该也不至于欠下巨款啊

网易科技:您在区块链里面宏观的布局是怎样的?

IFO是如何融资的?

细心的同学看到了,SBTC总量 2121万,其中21万为分叉预挖。归Super
Bitcoin基金会。

2017年12月14日17时,SBTC单价为1100人民币,那么Super
Bitcoin基金会预挖的21万个SBTC价值大约为2.3亿人民币

赵东:我当然是因为用了杠杆而爆仓的。
一开始我自己做交易、后来车库咖啡的一些朋友看见我赚钱快就希望投资我一起赚钱,我当时由于信心爆棚一口承诺大家保本+分红。虽然和投资人没有签过任何的协议,但是我觉得说过的话必须兑现,否则以后没有人相信我了。
我的历史就是:
先暴赚,再自我膨胀认为自己无所不能、以为自己可以操纵市场、预测市场,于是变得更加贪婪,开始加杠杆。2014年2月10日
终于爆仓,当日亏损9000btc,当时折合美元价值 800万美元。

李笑来:这个问题误会我了,我对未来也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疑惑。顶多我跟其他的投资者稍微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我特别不着急,所以不会殚精竭虑地去布局。2016年,我说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减少我在区块链里的工作量,最后把时间放在结交有效率的人,所以我可能现在花更多时间是跟人打交道。

预挖是什么意思?

以SBTC为例,类似比特币,SBTC也可以用计算机运行特定程序获得——就是挖矿了。

SBTC发布之前,其团队就可以预先挖矿了。类似游戏设计者可以调整游戏难度,Super
Bitcoin也可以调整挖矿难度和挖矿速度,总之比较轻松就得到了21万的SBTC。我们可以说,这21万SBTC就是本次IFO,Super
Bitcoin团队以极小的代价得到的融资。

14年2月10日的第一次爆仓,只是我14年亏损的开始。实际上我14年总亏损达到近1.5亿人民币。因为我当年又做了国内最大规模之一的矿场。

网易科技:你跟人打交道的目的是什么?

普通人如何参与IFO?

以Super Bitcoin的IFO为例

(1)如果你手里有BTC,那么等着IFO开始就可以了,只要分叉成功,理论上你就能额外得到相应的SBTC。

(2)如果你手里没有BTC,可以到交易所购买或者通过场外交易获得BTC之后,参照(1)

我2014年的矿场分布在山西、内蒙、四川、深圳四个地方。
我爆仓后由于资金匮乏,重新募资(这又是新的债务)。
初期经营尚可,2月份投产、4月份就收回了初始投资。

李笑来:未来的世界里面,一切核心变化都围绕牛人发生。至于他能做什么,我不知道,我们一起能做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是他是牛人的话,大潮来的时候他就在那,所以这是我探索未知的一种方式。

前期投资很快得到了回收,于是2014年年中我们又有多次挖矿项目的募资,这样一直做到了国内几大矿场之一。

网易科技:你现在做的事没有一个系统的思路吗?

但是,我由于过于乐观,对大行情判断失误,几乎仍然没有任何风险意识。14年实际上是震荡中下行的熊市,导致我的矿场发展到最后,每天挖的比特币连电费都支付不起的地步。

李笑来:想系统啊,但是我不觉得我目前能系统啊,到现在我还不觉得我能到那个地步了。

2015
年年初,比特币跌倒900人民币之后,我不得已边卖掉所有的挖矿设备(因为之前募资有债务),原价5000万人民币生产的矿机,不到300万人民币卖掉了。而且由于那时候几乎没人接手我的矿机,我对于买我矿机的人是非常感激的。

你做得越久就越明白,逻辑本身是有局限的。有的时候一样的理由会得出截然相反的结论,有的时候同样的结论来自于截然相反的理由。现实总是啪啪打脸嘛。

首先,我必须诚实的说,我们并没法真正“预测行情”,否则炒币就可以赚钱了,何必做事?

网易科技:你之前说,币圈做庄是不太现实,因为交易所很多,交易深度不够。但现在很明显,我一个币种只上一个交易所,公募份额很少,是有这个操作空间的。

复习历史,是为了防止自己重蹈覆辙。
我认为市场走熊的概率可能偏大,但并不认为自己的看法一定正确。
如果我判断错误,接下来的市场不是熊市,我肯定可以赚更多钱。但是假如我判断是正确的,我的判断可以保证我不会在熊市中再次死去。

李笑来:你上一个小的交易所,然后高度控盘,就面临下一个问题,没有对手盘。

杨霞清-网易科技:您现在的操作和14年的不同具体体现是?

网易科技:你们的交易所在信息透明化方面做了什么工作?

赵东:资金配置上,不“all in”,不加杠杆,更具备风险意识。
资金配置上,不“all in”,不加杠杆,更具备风险意识。

李笑来:
从云币时代我们就对数据公开透明这件事情有执念。云币很可能是地球上唯一一个足额纳税的区块链资产交易所。我们当时将比特币的收入折算成当时比特币的价格来算营收,这是有据可查的,我们是海淀区纳税大户。

Patrick@JoyCoin:你技术分析的手段用得多吗?如果用,哪些指标或方法在不同的阶段实用性如何?

公开透明这件事情没想得那么简单。它很复杂,是个特别大的系统工程。它跟隐私相关,又跟整体系统安全、社会系统安全相关。所以哪儿应该公开,怎么公开,公开到什么程度,以什么样的工具公开。保密,以什么样的原则去保密,这是个特别复杂的事情,没人干过这个事,所以我们得天天探索。

赵东:我天生是个喜欢冒险的人,但是喜欢冒险,更应该有风险意识。否则就成了“必死”。
我非常喜欢扎克伯格说的一句话: 不冒险是最大的风险。 但是冒险+风控
就完美了 。

我们在这方面做的工作很多,但是面临的下一个尴尬就是什么,所有这些工作耗时费力,和我们的经营没关系。就是我把它全做好了,和我能多赚钱,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我们做了很多工作,外界看不到。

杨霞清-网易科技:精力上,我all in 我的事业。——您的事业具体是指哪些?

交易即挖矿是是两害相全取其轻

赵东:@Patrick@JoyCoin 我不太做技术分析,我并不是一个炒币高手。实际上我炒币一直是小赚大赔,我不是一个专业投机者。

网易科技:您怎么看交易即挖矿?

@杨霞清—网易科技 比特币引领的区块链技术,实际上远不止是一个技术那么简单,我觉得他会对人类历史造成深远影响。2013
年我见到 李笑来 老师 ,他的一句话对我影响最深:
比特币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用技术手段保证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李笑来:交易即挖矿,是一个比较正常的创新吧。交易即挖矿模式,本质上是个分布式刷量。交易所刷假量,大家都知道。交易即挖矿模式是大家公开刷量,而且分布式刷量刷的是真实的量,和原来干脆数据库里改来改去的假量比,我觉得是两害相全取其轻,我们姑且说两者都是害,那张健搞出来的这个模式显然是更轻的,所以从这个角度出发,我觉得反而很好。

如果大家和我一样这么认为,那么具体做什么事情可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如何参与到这个变革中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