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泰柏瑞基金李文杰,华泰柏瑞李文杰

  □本报记者 黄淑慧 上海报道

  ⊙本报记者 周宏

图片 1华泰柏瑞李文杰

华泰柏瑞海外投资部总监 李文杰

  国内的基金经理,或许有比李文杰年龄大的,但应该没有比他跑的更远的。

  屏蔽噪音把握主轴

  证券时报记者 程俊琳

  两年前还在阿布扎比负责亚太和中国股票(QFII)投资的李文杰,日前已成为华泰柏瑞新发QDII基金——华泰柏瑞亚洲领导企业股票基金的拟任基金经理。而他同时也是该公司的海外投资部总监。从生于斯长于斯的香港,到中东国家阿联酋的首都,再到上海,李文杰的投资经历似乎在证明,投资不仅需要有国际视野,也必备独往独行的投资精神。

  十余年的投资经历让李文杰逐渐理解了“大道至简”的内涵。市场每天潮起潮落,扰人耳目,一个优秀的基金经理需要屏蔽掉这些波动和干扰,把握市场的主轴所在。

  “好的投资机会都寂寞。现在大家不看好QDII,但此时投资日后赚钱的几率可能更大。”华泰柏瑞海外投资部总监李文杰是香港人,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有多年香港市场投资经验的李文杰,常常用内外对照的眼光来寻找中国市场的投资机会。

  效力全球最大主权基金

  “就拿A股市场来说,上半年很多人看得很空,但是中国经济有那么糟糕吗?A股有严重的泡沫吗?M2负增长了吗?房地产泡沫要爆破了吗?都没有,那你担忧什么!”李文杰说,只要抓住这条主轴,就会意识到,纵使因为诸多短期因素的影响,2010年会是波动的一年,但最终仍可能会回到年初时的点位水平。那么,参与到这个市场中的时候,就不会只是跟着市场上上下下、被动地追逐波动因而迷失了自己。

  投资需要多反问自己

  李文杰,2009年9月担任华泰柏瑞海外投资部总监。此前他曾效力于阿布扎比投资局——这个全球最大的主权投资基金之一,因在次贷危机中大手笔投资花旗集团75亿美元,以及支持迪拜免于支付危机而扬名天下。

  现在华泰柏瑞亚洲领导企业股票基金即将扬帆出海,驶向中国香港、中国台湾、韩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印度等市场。作为“船长”,李文杰首先考虑的也是海上的大环境是否风平浪静。

  对于QDII的发行,李文杰不太乐观。“现在的情况,与2005年我们发第一只股票基金非常像。”李文杰表示,虽然不被看好,却是非常好的买入时机。

  但在业内,阿布扎比投资局则是一个拥有长达30年投资记录,以谨慎的长线投资闻名的大型投资机构。该机构很少寻求董事会席位或投票权,同时希望远离公众关注。兼备香港市场和A股市场的机构投资经验,且偏爱独立判断和价值投资的李文杰,在2007年加入该公司并非偶然。

  他认为,欧美日各国央行在经济不景气的大背景下,纷纷采取了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低利率的环境并未给他们本国经济带来起色,但宽松的货币政策却造成风险偏好的重新提升,亚洲国家由于基本面稳定,吸引了资金流入。

  2004年,李文杰被AIG派往上海参与公司筹建,从此他将上海作为自己现在的家乡,在此安家落户,成为一名地地道道的新上海人。

  而在此后的2年半中,尽管远在50度高温的阿布扎比,但李文杰依然主攻他最擅长的中国内地、香港市场投资。为阿布扎比打理2亿美元的QFII,以及规模不小的亚太投资组合。

  在关注资金面的同时,李文杰显然对于当地经济的长期发展趋势更为看重。“其实,从长期投资而言,人口结构是影响一个国家或地区长远经济增长动力的重要因素。”李文杰说,相对而言,亚洲其他国家人口结构还比较年轻,劳动力从中长期而言将比中国富裕。随着中国劳动力成本越来越高,低端出口制造业将慢慢往其他低劳动力成本国家转移,其他亚洲人口大国可能正在重演中国过去30年的发展道路。

  李文杰习惯于用成熟市场的价值评判来看待内地市场,他总是谦虚地说自己研究A股是半路出家。事实证明,李文杰在管理第一只A股基金时就迅速融入内地市场:从2005年4月27日管理华泰柏瑞盛世中国基金到2007年4月30日离任,两年时间该产品的累计净值达2.69元,期间进行了5次分红。

  同时他也以亲身经历了2007年至2009年亚太市场从鼎盛至暴跌再至反转的全过程。在李文杰看来,首批QDII基金之所以在2007年投资“折戟”的主要原因,除了当时市场时点不好之外,忽视了内地投资者对亏损的承受能力,部分股票估值过高也是重要原因。而这些,经验必然会在他未来的亚太股的投资中得到重视。

  当然,就在华泰柏瑞亚洲领导企业股票基金11月1日开始发行的时候,市场上美元反弹论渐有升温之势,投资者对于QDII出海的前景也仍存忧虑。对于这些短期的干扰,李文杰觉得需要关注但一定不能让其影响了自己对于大势的判断。“在未来的半年,你是看好美元还是看空美元?”在他看来,这个十分简单的问题才是真正需要回答的。

  回顾自己十年的投资生涯,李文杰说:“投资需要一些逆向思维,要常常反问自己几个问题。”这成为他在投资中必做的功课。在2007年大牛市时,任何利空消息最后都被当成了利好信息来释放,李文杰认为,如果那时候多一些反思,就会看到市场的风险所在,这时撤退可能享受不到最后20%的收益,但却不会面临2008年的巨额亏损。

  少关注些市场,多看些基本面

  他表示,在美元走弱但世界经济并不会出现大风险的情况下,可能正是投资的黄金时期。什么时候会出现风险?大量资金流入亚洲市场,并出现了严重的经济过热、通货膨胀和资产泡沫。目前亚洲市场估值处于中位偏低水平,属于合理状态。

  即使看空市场,股票型基金也必须保持60%的仓位,于是李文杰在2007年市场疯狂的时候离开了中国,远赴阿布扎比,担任国家投资局投资经理,主要投资自己熟悉的香港和内地市场。

  对于目前亚太市场的机会,李文杰显得颇有信心。

  出任华泰柏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海外投资部总监,对于李文杰而言是一次回归:2004年,当时任职于AIG
Global Investment
Corporation的李文杰被派到上海,参与了华泰柏瑞(原友邦华泰)的筹建,并于2005年4月27日担任公司第一只基金——华泰柏瑞盛世中国股票基金(原友邦华泰盛世中国股票基金)首任基金经理。2007年5月,他选择了远赴阿布扎比投资局担任投资经理。在这只全球最大的国家主权财富基金沉淀两年后,李文杰又于2009年秋回到华泰柏瑞,筹建公司的海外投资部和第一只QDII基金—

  只做自己熟悉的市场

  一个很重要的逻辑在于,目前欧美经济的不振,导致了其低利率和释放流动性的过程还将可能延续。而这些流动性势必无法在成熟经济体内一直留存,最终它们会蔓延向其他市场。那些经济稳定向上、估值相对合理的亚太新兴市场无疑是其中的最重要的流入方向之一。

  —华泰柏瑞亚洲领导企业股票基金。

  李文杰在阿布扎比投资局两年之后,2009年秋再度回归了自己的老东家,他的职责是筹建公司的海外投资部和第一只QDII基金。

  “我想不出还有哪个市场会比亚太市场更有吸引力。”李文杰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