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小钱飞向新兴市场,2011年新QDII青睐新兴市场

  对王邦祺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他即将执掌的上投摩根全球新兴市场基金媒体发布会上。那是一次圆桌会议,以他为中心,记者们团团而坐。按常理,他本应坐着与大家交流,但自始至终,他执著地站立着完成了自己的讲演,微笑并认真地回答了记者们的每一个问题。这在记者的采访经历中,绝无仅有。

  □晨报记者李锐

  □本报记者 李良 上海报道

  不过,这种工作态度对于在中国台湾完成学业,并在中国香港丰厚了投资履历的王邦祺来说,是一种从骨子里散发出的自然。自2007年9月加入上投摩根以来,王邦祺对新兴市场的浓厚兴趣,促使他在短短三年多时间里便游历了不少新兴市场国家,掌握了许多第一手的调研资料。而这些经历,如今看来,似乎恰是为“全球新兴市场基金”的诞生而铺垫,且在中国内地的QDII基金经理中,甚为罕见。他据此提出的“让‘小钱’飞向新兴市场”的观点,更令人耳目一新。

  就在刚刚过去的2010年,QDII基金的整体优异表现,无疑再次吸引了市场的关注,而在海外市场屡创新高、A股市场震荡低迷的背景下,QDII基金的天生优势也显现出来。展望后市,QDII基金更加看好新兴市场的投资机遇。“2011年全球发达市场的经济将在颠簸中继续复苏,出现二次探底的可能性很小,欧债危机也不会有大范围蔓延的风险,经济将持续好转,而在全球经济明年持续增长的大背景下,新兴市场由于其公共债务比较低,真实的GDP成长速度比较高等因素,整体表现预计要比发达市场好很多。”对于全球市场,上投摩根全球新兴市场基金拟任基金经理王邦祺近期表示。

  因为深度套牢,一直以来都带着有色眼镜看待QDII的许先生,最近正重新审视自己对QDII的看法。这个转变的原因,是8月份QDII基金相对于A股基金的强势表现。

  “新”的足迹

  对于市场担忧新兴市场流入很多资金的问题,王邦祺认为,相对于新兴市场的前景,新兴市场仍属于被低配状态。整个新兴市场占全球利润的份额为14.5%,但目前市值是13%。按照现在企业获利的程度高于发达市场的幅度,以及经济体的状况,可能到2029年占全球股票市值的四成以上。

  “我买的几只偏股基金,都跌了16%以上,但我买的上投亚太,8月份才跌了5%,真是没有想到。”许先生向中国证券报记者感叹,“现在回头看来,不是QDII不好,而是他生不逢时——出海的时候赶上了金融风暴。其实,在同样的市场环境下,QDII运作的不比A股差。”

  谈起这几年对新兴市场的调研经历,王邦祺滔滔不绝。而其中最惊心动魄的一次,莫过于印度之行。

  同样,国投瑞银全球新兴市场基金经理路荣强进一步指出,新兴市场面临五大机会:第一,新兴市场无论是GDP增长还是复苏力度都远远好于发达市场;第二,在流动性方面,目前国际资金流入新兴市场的迹象十分明显,新兴市场的资产价格继续上涨的概率较大;第三,目前新兴市场的动态市盈率仅为11.4倍左右,估值水平相对更合理,甚至是被低估;第四,新兴市场的经济风险相对较小;第五,包括印度、巴西、俄罗斯等其他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相对美元的升值远高于人民币。

  业内人士指出,对于内地投资者来说,QDII主要起到的作用是通过对更多市场的参与降低投资者的投资风险,因此,这是一个很好的资产配置工具,投资者不可将其简单视为博弈海外市场的通道。而随着金融危机最坏时候的过去,QDII正迎来一个最佳的配置时机。

  “2008年11月,我去参加JP摩根在印度的研讨会,并借机对印度一些上市公司进行调研。但没有想到的是,在我离开的第三天后,我所住的酒店就发生了那次令全世界都为之震惊的爆炸案,恐怖袭击令多人丧生,至今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没准住在那里时,我曾和恐怖分子擦肩而过。”王邦祺告诉记者。

  事实上,新兴市场长期以来的表现一直“可圈可点”。数据显示,在过去的15年间,全球涨幅第一的市场全部为新兴市场。其中,俄罗斯上演“帽子戏法”独揽3次,中国、巴西、埃及各2次,印尼、摩洛哥、秘鲁、巴基斯坦、土耳其、韩国也各有一次成为涨幅冠军。

  牛年翻身仗

  不过,也正是这次难忘的经历,令王邦祺对印度市场的理解更加深刻。他指出,由于长期存在宗教矛盾,以及与周边国家的政治冲突,使得恐怖袭击在印度成为一种潜在的投资风险,但从此次经历来看,这种风险却是可控的。无论是从印度政府的处置能力,还是民众的心理素质来看,恐怖袭击并不会对投资市场带来过高的风险。事后,王邦祺曾再度关注那家酒店,发现经过整修后的酒店生意依然兴隆,而当地也并未出现外界一度担忧的紧张状况。对于海外投资者来说,这显然是一个好现象。这种经历,再加上自己的实地调研,王邦祺得出了“未来5到10年,全球投资中必须关注印度”的结论。

  路荣强同时强调,投资者应该摘去有色眼镜看QDII。在QDII基金多元化、成熟化的过程中,投资者可以站在资产配置的角度,根据自身风险承受能力与投资偏好,适当将QDII基金纳入自己的投资组合。

  自牛年开春以来,QDII基金和A股基金之间的PK就不断进行着。

  给王邦祺留下深刻印象的新兴市场,并非印度一国。足迹履“新”之处,他都能敏锐地捕捉到当地市场的特点与潜在的投资价值。以风头正劲的印度尼西亚为例,王邦祺带着实地调研上市公司的目的前去,但让他感触深刻的却并非企业的发展,而是这个国家糟糕的交通状况,这令他对该国的投资前景产生了怀疑。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3月份,QDII基金与A股基金的第一次碰撞中,QDII以微弱的差距败于A股基金;但在随后的二季度中,4月份QDII月度涨幅11.54%,大大超过同期A股股票型基金平均4.55%的涨幅,5月份,QDII再度以9.33%击败了股票基金3.94%的涨幅。虽然此后6、7月份,QDII一度小幅落后于A股基金,但在A股暴跌的8月份,QDII则展现出其分散风险的优势:8月份,A股基金平均跌幅在15%左右,而9只QDII的平均月跌幅仅为7%左右。

  “如果你到过雅加达,你会惊讶地发现,与这个城市的拥堵状况相比,中国许多大城市的交通可以称之为‘顺畅’了。在雅加达,无论何时何地,你都会遭遇堵车,而且道路状况相当不好。在去公司调研的时候,我们甚至不知道何时才能等到上车的时候,更不知道何时才能到达目的地。”王邦祺说,“这个经历告诉我,尽管印度尼西亚作为新兴市场,股市的表现令人瞩目,但是在基础建设不足的背景下,它的成长前景令人堪忧。坐在车上看着拥堵的道路,我就在想,这样一个市场,我拿什么理由支持自己的投资?缺乏基础建设,仅依靠廉价劳动力来吸引投资的做法是不长久的。”

  今年以来QDII表现优异,领跑QDII的海富通中国海外精选基金的基金经理助理杨铭认为,这是因为海外市场受到全球经济复苏超预期的影响,投资者信心增强,从而出现了一轮较强的走势。而与A股市场相比,海外市场的投资者结构、资金规模都不同,对于经济恢复、政策调整的看法都有不同,因此,A股市场最近有所调整时,海外市场依然保持一定的强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