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银施罗兹总老板战龙,交银基金首席营业官奔私背后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让人才团队的平台“转”起来

  最近一年来,该公司已经历了一连串的人事动荡,公司投资总监李旭利、明星基金经理郑拓、投资副总监兼专户投资部总经理赵枫、专户理财部总经理沈斌等多名骨干人员先后离职,与顶峰时相比,交银施罗德旗下基金的业绩和规模都已褪色不少。战龙的到来,能否稳住该公司的局势,很多人只能将信将疑,静观其变。

  逆周期思维寻求突破

  ⊙本报记者 周宏

  该公司的三位合伙人分别为公司创始人裘国根、原交银施罗德总经理莫泰山、原交银施罗德投资总监李旭利。同时,原交银施罗德专户理财部总经理沈斌任该公司总裁助理,此前,原《证券市场周刊》副总编朱军已加盟该公司任高级副总经理。

  任何行为都将在过度反应之后逐步修正到正常的轨道。这个行业目前所遇的一些困境,无论是市场环境、行业内的竞争态势以及渠道与公司之间的合作关系等等,都将在一些时日之后,会作出相应的转变和调整。

  “责任感和日常的工作压力是两回事,责任感是发自内心的。资产管理行业的基础是客户的信任。真金白银的资产委托基金公司管理。对于客户资产必须有高度的责任感,一个人或团队要走的远,责任感是主线。”战龙认为。

  自2007年以来,吕俊、江晖等明星基金经理“奔私”逐渐成为一股潮流。经过12年的规范发展,公募基金业培养出一批基金经理,他们不但具有较强专业投资能力,而且已积累了一定的个人财富,这为他们转投私募、创办所有权属于自己的私募基金公司,准备了条件。

  长远眼光谋划未来

  多年的行业历练,让战龙对于资产管理业发展趋势有着自己的判断。他坚定地认为,基金行业目前的低谷是暂时的,目前的行业发展无须转型和保护,夯实公司的基础和体系才是目前基金公司最应该关注的重点。而最关键的莫过于,资产管理行业应该回归到业绩和责任这些安身立命的“信仰”上。

> 相关专题:

  • 私募基金2009

  资产管理是个强周期的行业,要有稳健的发展就需要逆周期的思维,与其在行业低潮期,做一些事倍功半的挣扎,倒不如回过头来,重新审视公司的短板所在,利用这段蛰伏期修补、提升和完善。

  其三是,团队内各类人才互相学习、促进提高的培训机制。这也是最关键的。比如对于团队中资深的行业组长而言,每一位行业组长都会和一位投资风格接近的基金经理形成管理小组,让他的投资能力有针对性的锻炼和交流的机会。同时,行业组长也要担负该行业大组中日常业务协调和人才培养的职责。其下层的投研人才也都如是,既有成长空间,也有团队合作交流和向下传递知识的要求和责任。

  虽然从在富达基金任职的时间也不算很长,但是,这段工作经历再次给战龙的履历增添了不少光环,成为他此次夺得交银施罗德总经理的重要资本。

  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总经理 战龙

  当然,同时,作为投研人员,面对波动的市场和行业也要有管理自己情绪的能力。“在人员的任用上,我们是希望各种风格的人都能存在,团队文化体现最大的包容性。但在职业操守方面、诚信、勤奋、专业是一致的要求。”战龙说。

  在当今收入分配差距巨大、并已威胁到社会稳定的大背景下,这种逆时代潮流而动的图谋无疑相当危险。■

  但是,在中国理财市场这块富饶的土壤上,随着未来进一步的制度创新,行业内很多人士都期盼并且相信,中国资产管理行业将会诞生世界一流的伟大公司。我们也都期盼并且相信,在中国基金业的未来,这一美好愿景绝不是海市蜃楼。

  “我认为中国的基金行业不需要转型。基金行业的发展模式没有问题,空间依然广大。现阶段只不过是在经历了快速发展期后的正常调整而已,无须气馁。”他说。

  同时,相对于公募基金业的巨大规模而言,阳光私募基金仍处于起步阶段。随着国内理财市场大量高端个人客户的兴起,私募产品需求巨大,这为公募基金的部分基金经理“奔私”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会。

  这些外界“看不见”的工作,实际上在相当程度上决定了当有下一次市场机遇来临时,基金公司是否能迅速抓住机遇,顺势高企。其实着手做这些最基本的功课并不困难,但为什么在市场上总是“知易行难”?可能面临的挑战在于,当大家都在新基金“红海”里酣战的时候,还能腾出多少精力和资源放在这些“正确但却短期看不见的事情”上?并且,低潮期在这些短期不显山露水的事情上持续投入,不仅考验着基金公司管理层,也考验着股东方的睿智和魄力。

  身经多家国内外基金公司的高管职务,让战龙对国内基金和海外一线大公司的差距“洞若观火”。在他看来,无论是人员的选拔培训体系,信息系统的完善和安全性,销售和客服团队的运营水平,以及从业人员整体的专业、职业的能力,国内的大中型公司和海外一线公司相比,仍有很大距离。

  在国内61家基金公司中,虽然证监会官员出身的高管有数十位,但由公募转投私募者,莫泰山为第一人。“如果他不选择辞职,继续在交银施罗德干三五年,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一位内部人士说。

  尽管如此,回归现实,在短期内行业竞争如此残酷,我们如何才能真正做到超脱和平和?我想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既要考虑竞争,而又不能被竞争所裹挟,坚定自己的理念,更多的与自己较劲,而不要被竞争把持了自己的方向。或许,这个行业有很多公司未必是因为竞争而被别人消灭的,大部分可能都是自己跑死的,或是运动过量过劳死的,或是太急于登高摔死的。

  “与其埋怨公募基金的产品在银行渠道不受重视,不如踏踏实实地作好平台和积累。基金行业的发展有其自然规律,现阶段也已不太可能通过保护措施来获得发展空间,做不到,也无须如此。”战龙认为。

  对于莫泰山的离职,无论是业界,还是媒体,都给予了高度关注。这不仅因为他是一家具有重要行业影响力的银行系基金公司的总经理,而且因为他具有特殊的行业经历。在加盟交银施罗德之前,他曾长期在证监会工作,历任基金监管部副处长、办公厅主席秘书、基金监管部处长。

  当然,“逆周期思维”还可以有很多方式,比如拓宽业务种类和收入来源。正如“投资不要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一样,基金公司也可以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多发展一些可以应用对冲工具、策略更为灵活的专户产品。

  近年来,基金行业面临行业性的低潮,寻求“政策扶持”和“转型突破”的行业呼声非常高,可是在战龙看来,基金行业本身没有转型的必要。

  在纷纷攘攘地传闻了近三个月之后,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总经理莫泰山转投私募——重阳投资一事,终于尘埃落定。

  基金业是“人”的行业,投研能力的提升与人才的培养、团队氛围的养成密不可分。公募基金行业近几年遭遇了一些投研人才的流失,持续地进行人力资源的投资,以老带新做好团队梯队建设和人才储备,也成了这个阶段最重要的“必修课”。培养既有专业水平又具备职业精神的从业人员,完善合理公平的考核和激励机制,营造一个教学相长、互相促进的团队成长氛围,在这些领域我们其实都大有可为,也有很大的可提升空间。

  面对这种环境,基金公司来说,最关键的是要健全人才的培养和发展体系,用成形的体系和有效的机制应对人才问题。用战龙的话就是让人才团队的平台“转起来”,让交银施罗德的团队成为行业人才辈出的体系。

  在莫泰山辞职后,交银施罗德选聘原富达基金(香港)中国业务董事总经理战龙接任总经理职位。战龙,澳大利亚籍,曾于2003年1月至2008年2月任招商基金常务副总经理。

  其实,跳出这个行业,以更宏观的眼光审视,我们不必有太多的困惑和纠结。资产管理行业本来就是一个典型的周期性行业,随牛市而发展,在熊市中蛰伏,呈现出螺旋式上升的发展轨迹。资本市场的低潮期,往往就是基金行业发展的低潮期,国际国内的历史规律莫不如此。

  同样在更为重要的IT信息系统上,内地基金业的整体起点很高,但运作水平和知识积累乃至系统开发等综合运营能力,相较国外大型公司差距非常之大。投资者教育、人才团队的建设等方面也是如此,有很大的投入和提升空间。

  在这种相当浮躁的气氛中,基金从业人员在基金公司之间流动频繁,从公募向私募的流动也比较常见,于是,关于公募基金业面临危机,以及基金公司应尽快把股权卖给基金公司的高管和基金经理们的呼声此起彼伏。

相关文章